你的位置: 首頁 > 浪漫愛情 >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云飛舞君逸宸章節在線試讀

2019-07-06 17:01:54   編輯:巨推小編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已上架微信公眾號:蝌蚪文學,關注后回復: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或者書號:1947 即可閱讀全文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小說簡介

主人公叫云飛舞君逸宸的小說叫做《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它的作者是小酒輕狂所編寫的古代言情類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左青看向君逸宸,語氣尤為凝重的說道:"就算錯了,你們之間也算是錯過了,畢竟你們之間現在橫著的是家國仇恨!"這是何等的一種仇恨,讓他們根本無從跨越。君逸宸沉默了。眼底一抹痛楚閃過,"你說的對,我們之間橫...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第13章:墮胎藥是她自己吃的 免費試讀

左青看向君逸宸,語氣尤為凝重的說道:"就算錯了,你們之間也算是錯過了,畢竟你們之間現在橫著的是家國仇恨!"

這是何等的一種仇恨,讓他們根本無從跨越。

君逸宸沉默了。

眼底一抹痛楚閃過,"你說的對,我們之間橫著的,可是家國仇恨!"

可要怎么辦呢?

錯了,這一切都錯了,因為那件事,他可以為那個女人做一切,可誰知道,竟然認錯了人,愛錯了人!

甚至將原本應該愛的人,傷的體無完膚。

"這么多年,你就不知道自己認錯了人?"左青很是凝重的問。

畢竟,這份認錯,就成為了恩將仇報,那么重要的人和事兒,怎么能認錯呢?

說起如何認錯,君逸宸更是一陣頭疼,眼底的痛苦更是在頃刻間一閃而過。

"錯了,就是錯了!"

當年,姜詩雨一句:你還活著,真好!讓他這么多年都誤以為是她救了自己。

而他也沒有細問,就這樣,執著了這么多年,可現在誰能告訴他,這錯誤的執念,到底要如何才能解的開!?

……

梨園。

這個晚餐大概是云飛舞來到大成后吃的最好的一頓。

"姐,你多吃一些!"看著已經瘦骨嶙峋的云飛舞,云童很是心疼的給她夾菜,眼眶始終紅紅的。

云飛舞不斷的在吃,"你也吃!"

好不容易看到妹妹,尤其是看到她身上也沒有什么傷,并且和之前沒多大區別的時候,她胃口自然好了起來。

"這段時間,他們沒有為難你對不對?"

"姐姐放心,那些人沒有!"話是這樣說。

但沒人知道,云童在來之前,將自己身上的傷全部都給處理掉了,為的就是擔心云飛舞看到后會心疼擔心。

這兩姐妹,到底還是血濃于水,都在為彼此想著。

"倒是姐姐,王爺也真是狠心,他怎么可以這樣對姐姐!"說著,云童的眼淚又啪嗒啪嗒掉下來。

說起君逸宸,云飛舞的心更是在抽痛。

深吸一口氣,才將心口的那股濁氣稍微壓下,道:"我沒事的!"

說是沒事,其實心如刀絞。

想到她剛失去的孩子,心里更多的是酸澀。

曾經愛的又多深,那么現在恨的就有多絕,家國仇恨啊,家……!"云童,當時尚書府的人,都怎么樣了?"

"那一夜,火光沖天!"

語氣哽咽,后面的話云童也已經說不下去了。

而她的一句火光沖天,更是讓云飛舞的心都在滴血。

晚膳后。

云童就被接走了,這次云飛舞沒有如以往那樣的抗拒,而是在想著,到底如何才能讓云童離開這里,離開大成!

沒多久,君逸宸就來了。

和以往的冷硬不同,今天的他,渾身上下都好似回到了他們初見時那般,全是溫柔。

"飛舞。"

"是,王爺!"

"以后有什么,就跟我說,我會……!"后面的話,君逸宸已經說不下去。

他只是在麻木的說,不敢去看云飛舞的雙眸,他害怕看到這女人眼底的空洞和無助,還有他強加給她的絕望。

他的話,讓云飛舞愣了一下。

這個男人,到底什么意思?為何會有這樣的轉變?為了姜詩雨的死不是要恨不得將她碎尸萬段的嗎!?

吶吶道:"如果我想妹妹離開大成呢,可以嗎?"

這男人并沒有說他都會幫她完成,但此刻,她還是起了貪念之心,希望這個男人可以放過自己的妹妹!

他恨的是自己,如果沒有云童她尚且會反抗,但現在,為了云童能活下去,哪怕她豁出命,也是在所不惜的。

唯一的親人,不能不在乎!

"好!"男人淡淡的溢出一個字。

而這個答案,更是讓云飛舞愣住,她以為他不會答應的,畢竟他是那么的恨她,可他到底還是答應了。

……

君逸宸說話算話。

第二天一早,他就帶著她在王府門口,親眼看著云童上了馬車,離開大成。

"不要回頭,知道嗎?"云飛舞俯身在云童耳邊道。

滿心,都是痛。

云童眼淚哽咽,"姐,你跟我一起。"

"你先走!"

是的,她先走!

只要云童離開了,她才能活的無所顧忌,否則不管君逸宸變成什么樣子,云童始終是她在這王府的一根軟肋。

"姐,姐!"

"走吧!"云飛舞狠心的將云童推上馬車,看著她離開。

離開了好,那么好的年歲,可不能就這樣被埋沒在這樣的環境下,只有云童離開了,她也才能安心。

到底,云童走了。

云飛舞看向君逸宸,"不會有任何變故的對嗎?"

她不知道這男人這兩天為什么會變,這份變故對她來說又意味著什么她通通都不知道。

但她希望的是,云童真的能夠安然無恙的離開大成。

男人點點頭:"當然!"

眼底,滿是堅定和信念,云飛舞信了,雖然在這個男人這里,她失去了一切,但現在,她還是選擇了相信他。

大成的天氣,始終比雪國要冷上很多。

"咳咳,咳咳咳!"回到梨園,云飛舞就咳嗽不止。

顯然是剛才出去吹了冷風的緣故,額頭里面像是有風在亂竄一般,疼的厲害。

現在她的身體可是大不如從前了。

以前,她的身體素質非常好,加上習武的緣故,但現在……!在這王府大院里,她所有的好,都被他短短時日給折騰的干凈。

"姑娘,奴婢去叫家醫過來給你看看吧。"

"不,不用了,我睡一覺就好!"云飛舞不肯看醫生,不肯吃那黑乎乎的湯藥,只要想到那味道她就難受。

她不肯叫家醫,丫鬟也沒辦法,只能任由她。

君逸宸進宮去了。

臨走之前還讓梨園的人好好照顧云飛舞,現在云飛舞性子又這樣擰,讓人不知道該怎么辦是好。

"都下去吧!"

"是。"

當內室里就剩下云飛舞一個人的時候,雖然虛弱,但還是強撐起身子穿好衣服,她知道……她來了!

自小她就有很是靈敏的嗅覺,那個人的味道,已經讓她很熟悉。

果然,很快面具男人就出現在幔帳外。

"你不該如此不愛惜自己!"她身子本就剛小產過,現在感染風寒竟然還不叫家醫。

只是,對于云飛舞來說,愛惜,是何等奢侈的兩個字。

只聽她道:"我要一樣東西。"

"什么?"

"**!"

"**?"

"是!"她要**!

這段時間和君逸宸雖然相處的時間并不算多,但好歹也是和那個男人相處在一起的,她經過觀察,知道那個男人用膳前也如皇帝那般,習慣銀針試毒。

所以,要直接毒死他,并不是那么容易,那么只能另外想辦法。

"你要做什么?"男人沙啞的聲音有那么幾分凝重。

而云飛舞也清楚的感覺到男人身上所散發出的寒意。

云飛舞深吸一口氣,道:"告訴你也無防,我要殺了他!"

這話,說的是那般的苦澀和疼痛。

是啊,她要殺了那個男人,報應這兩個字,她等不起,說什么為雪國報仇,這樣的大義云飛舞做不到,畢竟她沒那個本事殺了大成的皇帝。

但要為云家報仇,她現在還是有那個機會的。

"殺他?你可知道自己在說什么?"

"……"說什么?

她自然知道!

她不知道這個男人最近如此奇怪到底是為什么,但是……家國仇恨,他是要還的,而她也應該要報回來!

"你可幫我?"看向男人,眼底滿是堅定。

從這個男人出現在自己的世界里,他就一直在幫她。

云飛舞不問他是誰,也不想知道他是誰,只知道他不是君逸宸的人,不是大成的人就好了。

果然不出所料,男人點頭了。

只聽他道:"明日送來!"

"好!"

多少日都是沒有關系的,反正她現在活在王府里的所有時間都是為了殺君逸宸的。

內室,就剩下云飛舞一個人的時候,一口鮮血就吐了出來,房間雖然因為幔帳的關系昏暗,但卻也醒目。

內臟受傷,不治無日!

嘴角揚起一抹笑:"我也不需要太多時間的!"

是的,不需要太多時間,只要有殺了君逸宸的時間就好,殺,相愛相殺嗎?他們之間,當真好像是那樣。

曾經,那么美好的未來,如今卻已經走到了這樣的地步。

"爹,娘!"輕聲呢喃,滿是痛楚。

那個家,給了她所有的溫暖和愛,雖然爹爹也有很是妾室,但對母親的愛卻是真的,想到那個原本溫暖的家。

對那個男人的恨意就更濃烈了幾分。

君逸宸最近似乎很忙,上午就進宮了,一直到晚上才回來。

云飛舞是被人帶去主院的。

"晚膳,用過了嗎?"看到云飛舞臉色蒼白的樣子,男人心底一抹疼惜劃過。

雖然很是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她,但到底還是面對了。

他不敢見她,但卻又忍不住想要見,這份痛,現在也只有君逸宸自己能明白其中痛楚。

"謝王爺關心,用過了!"其實沒有。

但現在云飛舞心里更是矛盾的是,這男人為什么會變成這樣,之前那般的殘忍暴戾,如今,這到底是為什么呢?

難道,還有更可怕的在等著她?

"王爺!"管家的聲音在外面響起。

男人將云飛舞推出懷抱,臉上的神色也都正了正。

"你先進去,嗯?"

"是!"云飛舞沒說什么,轉身就往內室去了。

心里,隱隱升起一股不安。

管家進來!

恭敬的跪在地上:"王爺,墮胎藥的事兒,已經有結果了。"

"誰做的?"一聽是這件事,君逸宸的臉色更是因此黑了下來。

那天,家醫對她大出血束手無策,說是因為墮胎藥導致,也就是那天,王府多少人被打的體無完膚,他勢必要查出到底是誰干的。

但打了一圈下來,也沒人承認。

關鍵將一個白瓷瓶遞上。

"王爺,這是在梨園內室里拿到的,家醫已經根據氣味還有水劑驗證,這就是裝藥的瓶子!"

"…什么?"君逸宸看著瓶子,不可置信的看向管家。

而里面,對于外面的話,云飛舞聽的清清楚楚,更是在此刻脊背發涼。

君逸宸到底為什么突然對自己改變態度,她不知道!但此刻她想,或許是因為那個孩子的緣故吧!?

如今,孩子沒有了!

而他還調查了孩子失去的原因,可見他是真的想要那個孩子活下來的,只是可惜了……!可惜他們之間,哪里有條件要孩子。

"王爺,這藥,是云姑娘自己吃下去的!"外面響起管家的聲音,語氣很是篤定。

而云飛舞此刻腦海一片空白,臉色亦是沒有任何的血色。

是啊,那藥,是她自己吃下去的!

下一刻!

男人的身影出現在她面前,和剛才還有的溫柔不太一樣,此刻君逸宸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股濃濃的怒氣。

四目相對,男人雙眸猩紅,而云飛舞,則是平靜如水。

白色的瓷瓶遞到她面前,語氣沙啞:"是你自己?"

說的是吃藥的事兒!

云飛舞不知道,那天他是如何恨不得將府上的人都打死,就是因為她肚子里的孩子沒有保住。

而云飛舞更是不知道,他為什么會在乎那個孩子。

"是!"比起男人隱忍的怒,她卻是很平靜,就好似失去那個孩子,她一點也不在乎。

而她,也是真的不在乎的。

不是她狠心,是因為她所有的心思都已經在恨上,沒有半點感情可以分給自己的孩子。

脖子上一股力道,云飛舞瞬間感覺窒息喘息不上來。

這一刻,她幾乎在男人的眸子里看到了一種叫著殺意的東西,是的殺意!那么的濃,甚至在和親那天他最多的也是恨意。

可是現在,是殺意,為了那個孩子,他想要殺了自己。

"云飛舞,你真狠,真狠!"男人語氣痛苦的說道。

這一刻,他多希望,他沒認錯人,這樣他也就可也心安理得的殺了這個女人。

她到底是有多狠心,竟然連自己的孩子也能下手,還能如此理直氣壯毫無愧疚。

云飛舞無懼的看著他,沉默著一個字也說不出來,當然,她現在什么也都不想說。

"即便是在最恨你的時候,本王也沒想讓你死!"男人的語氣是這般痛心。

小說《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第13章:墮胎藥是她自己吃的 試讀結束。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鸟叔救援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