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頁 > 仙俠情緣 >

《上門兵王》張玄林清菡章節目錄免費閱讀

2019-07-06 16:52:55   編輯:巨推小編

《上門兵王》已上架微信公眾號:鸚鵡文學,關注后回復:上門兵王 或者書號:5439 即可閱讀全文

《上門兵王》小說簡介

主角叫張玄林清菡的書名叫《上門兵王》,是作者一杯八寶茶創作的都市類小說,內容主要講述:此刻,電視新聞剛好轉到了音樂頻道,播放著最新的新聞。“據聞,世界頂尖鋼琴家耶夫,在成功改編‘拉三’后,再一次沉心在新曲的創作之中,耶夫曾在采訪中報道,這次的新曲,將會由他的老師親自監督指導,而且,他的...

《上門兵王》 第十九章 一個老頭 免費試讀

此刻,電視新聞剛好轉到了音樂頻道,播放著最新的新聞。

“據聞,世界頂尖鋼琴家耶夫,在成功改編‘拉三’后,再一次沉心在新曲的創作之中,耶夫曾在采訪中報道,這次的新曲,將會由他的老師親自監督指導,而且,他的老師,便是曾經指導他改編‘拉三’的神秘人物,讓我們一起期待耶夫的最新作品吧。”

客廳燈滅,張玄踩著拖鞋,朝二樓臥室走去,江靜推開別墅大門,開始了她在夜間的保護工作。

第二天一早,張玄起床,照往常一樣擦著地板。

林清菡打著哈欠從臥室里出來,晃晃悠悠的朝衛生間走去,準備洗漱。

還沒等林清菡走進衛生間,家里的座機**便瘋狂響起,張玄小跑過去將電話接起,這是一個內部聯絡電話,只是林清菡的父親能打進來。

“喂,爸。”張玄對著電話叫道。

“小張,快叫清菡起床,跟我去看她爺爺!”電話中,林建宇的聲音非常焦急。

在銀州市,林氏集團是一個極具傳奇性的企業。

上世紀八十年代,林氏集團創始人,林正南,帶領銀州市本土企業一同向外發展,更是自行成立了銀州商會,期間,在林正南的帶領下,銀州商會投資了股票,房產,電子等多方領域,二十世紀初,銀州商會被迫解散,但各大企業卻發展的有聲有色,雖沒有了銀州商會,但林正南在所有人心中,就是那唯一的會長。

林正南雖在事業上有聲有色,但在生活上,卻是不盡如意,就在林正南最風光的時候,妻子在一場意外當中走掉,留給林正南一兒三女,林家自此一脈單傳。

林家在銀州市擁有一座大院,這座大院在銀州市的地位,相當于是京城的大院,凡是在銀州市有權有勢的人,都以進入大院為榮。

大院坐落在銀州城郊,占地兩萬一千平方,院內綠蔭環繞,假山假水,大門處一條平展的水泥通道一直延伸向內。

此時,一輛大眾捷達駛在這條水泥通道上,格外的扎眼。

江靜將車停在院內的停車場中,在這里,停著的全都是上百萬的豪車。

后座車門打開,伸出一只踩著黑色高跟的玉足,搭配著七分黑色西裝褲,林清菡上身搭配著白色襯衣,外襯一件黑色精小西裝外套從車上走了下來,她的長發在頭頂盤起,精致無可挑剔的五官上面充滿了焦急,林清菡一下車,便大步朝停車場前方的屋內走去。

在林請菡身后的車上,并沒有張玄的身影。

林清菡走出停車場,看著眼前這座一層建筑,推開大門,走了進去。

屋內,家具皆是桃木制成,古香古色,空氣中還彌漫著一股淡淡的清香,房屋內沒有什么現代家具,可以看出,房屋的主人是非常喜歡這種古風的。

屋內此刻,有不少身著正裝的人,男男女女,有老有少。

林清菡看著屋內幾人,小口微張,“爸,大姑,二姑,小姑,你們來了。”

屋內,不光有林建宇這一輩的,包括林清菡這一輩的,也都有不少人。

只不過縱觀林清菡這一輩,也唯有她一人,姓林。

“爺爺怎么樣了?”林清菡看著自己的父親,臉上帶著擔憂。

林建宇嘆了口氣,指了指房屋內側,“在里面,你進去看看吧。”

林清菡點了點頭,剛準備抬腳,就見一四十多歲的中年女性從里屋沖了出來,臉上布滿驚慌,“不好了,林先生不見了!”

“什么!”

整屋子的人,在此刻,都露出著一臉的呆滯。

銀州市城郊公園,不知什么時候就變成了老年人打太極的地方,每天早上六點到中午十一點半,在公園的樹蔭下,廣場上,石墩旁,哪里都能看到老年人的身影。

張玄穿著他的沙灘褲走在公園里,每個星期,有兩天,他都會來公園看老人打太極,在那種至滿至柔的動作里,張玄好像能讓自己那顆狂躁的心,恢復一些平靜,只怪以往的生活太過血雨腥風。

“年輕人,喜歡太極?”一道蒼老又慈祥的聲音在張玄身后響起。

張玄看了一眼,說話的是一個坐在輪椅上的老頭,穿著一身酒紅色的唐裝,頭發都已經花白,倒是臉色還不錯,帶著些紅潤。

“我不喜歡太極。”張玄搖了搖頭,“但不妨礙我喜歡看,就像有些人明知藥苦,還會去吃藥一樣。”

張玄說完,用雙眼在老頭的雙腿上打量。

老頭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沉默幾秒后,大笑兩聲,“哈哈哈,年輕人,你這話中有話啊。”

張玄對著老頭眨了眨眼睛,“可能吧。”

“呵呵,你怎么看出來的?”老頭用手拍了拍自己的雙腿。

“面相。”張玄指著老頭的眉心,“華夏醫術,傳承千年,能牽線號脈,也可面相號脈,在我們華夏,有牽一發而動全身之說,也能用在醫學當中。”

張玄打量了下老頭全身,繼續說道:“你面相舒展,紅潤帶有光澤,氣血盛足,經絡穩定,發質稀少卻柔順,證明體內不虛,你一人坐輪椅前來,雙臂有力,經脈完好,腰肢挺拔,雙腿又如何不能下地?若是骨折,或是癱瘓,你不可能氣血旺盛,也不會坐這么直了。”

“厲害!”老頭臉上浮現笑意,拍手為張玄鼓掌,“小兄弟,你是學醫的?”

張玄搖了搖頭,“不是。”

“我想也不是。”老頭臉上露出笑意,問向張玄,“介不介意推我走走?”

“介意。”張玄想都沒想就回答,“我還有事呢,不過有件事我得給你說下。”

“小兄弟請講。”老頭一副洗耳恭聽的模樣。

“你雖四肢完好,但日子不長,心脈之傷,非藥物所能治療,每晚胸痛,日愈加深,得盡快找人醫治咯。”張玄拍了拍老頭的肩膀。

老頭眼中露出精芒,“小兄弟厲害,我一老友,也對我說過同樣的話,只是我那老友,在三年前已經駕鶴西去,他對我說,若有人能看出我身體頑疾,便有能救我的本事。”

“你那老友還挺厲害的,能說出這種話,讓我想想。”張玄眼中露出思索的神色,“三年前死了,是叫松丹?”

小說《上門兵王》 第十九章 一個老頭 試讀結束。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鸟叔救援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