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武俠動作 > 正文

簡瑤宮尚全文目錄 宮少的契約寵妻免費章節閱讀

巨推小編巨推小編 2019-07-04 10:47:55 3

《宮少的契約寵妻》已上架微信公眾號:海豚文學,關注后回復:宮少的契約寵妻 或者書號:3973 即可閱讀全文

宮少的契約寵妻

宮少的契約寵妻

分類:武俠動作主角:簡瑤宮尚

《宮少的契約寵妻》小說簡介

簡瑤宮尚是小說名字叫《宮少的契約寵妻》里的主角,本小說的作者是臨寒,這本小說的主要內容是:三月的夜,冬寒未盡,三分暖,七分峭。春風微拂,更覺清寒。然而簡瑤渾然不覺。今天這一吵,算是跟家里徹底決裂,劃清界線。她回不去了,也不想回。可是除了簡家,她發現她竟無處可去。因為柳華和簡玥,她身邊的親朋...

《宮少的契約寵妻》 第5章:再見宮尚 免費試讀

三月的夜,冬寒未盡,三分暖,七分峭。

春風微拂,更覺清寒。

然而簡瑤渾然不覺。

今天這一吵,算是跟家里徹底決裂,劃清界線。

她回不去了,也不想回。

可是除了簡家,她發現她竟無處可去。

因為柳華和簡玥,她身邊的親朋好友都刻意疏離。她成了這個城市最孤寂的人。

但她早已不是前世那個遇事只會自怨自艾的簡瑤了。

攏了下領子,跑到最近的銀行,將卡里的錢全部取出。

依她對簡成章的了解,今天這樣忤逆,簡成章一定會凍結她的卡。

而她,沒有工作沒有收入,畢業半年,玩得較好的同學也分散兩地各奔前程,她沒有依靠,身邊不能再沒有錢。

銀行旁邊便是個酒店,簡瑤開了房,打算好好休息,明天再從長計議。

說來也怪。

以前和簡成章吵架,心里難受得喘不過氣,會覺得委屈不甘生氣,睡不著覺。

現在,只有解脫感,一覺到天亮。

草草梳洗了下,在樓下花店買了束康乃馨,然后直奔元山公墓。

今天是母親的忌日,她得去祭拜。

只是沒想到在那里碰到了高祺。

“怎么是你?”

“今天是伯母的忌日,我來探望一下她!”高祺說得一臉真誠。

簡瑤卻是滿臉不屑:“別搞笑了好嗎?我媽走了十幾年,你幾時來看過她?”

高祺臉微窘:“簡瑤,你什么時候說話這么尖酸刻薄了?”

“我一直這樣,只是你沒發現而已。”

“你是不是還在生我的氣,怪我讓你給玥兒捐眼角膜?”高祺道,“簡瑤,我知道我那么說是不應該,可是,這是唯一的辦法啊,玥兒拖不起了……”

“拖不起你就捐,不想捐你就娶,以身贖罪,不也是一好主意?”

“你……你怎么就說不通呢,二老怎么會同意我娶一個瞎子呢?”

“那我要是捐了,我就瞎了,你爸媽就同意娶?”

“我……你跟玥兒情況不一樣,我們之間有婚約,我爸媽是重承諾的人,不會因為你眼睛看不見就嫌棄你。”

“這樣啊,那你把你爸媽叫來,當我媽的面拿你祖宗三代發誓,說她不嫌棄,我立馬捐,行嗎?”

“簡瑤,你這話是不是有點過了?”

“辦不到是嗎?辦不到就滾,別站在這里礙眼!”

叫他們高家人來發個誓就過分,逼她捐眼角膜就不叫過分,呵呵,她現在終于明白為什么像高祺這樣的貨色能入柳華和簡玥的眼,原來他們骨子里都是一樣的自私冷血。

“簡瑤,你別后悔!”連著被拒絕兩次,碰了滿臉灰,高祺氣得當場甩袖離去。

“媽,討人厭的蒼蠅終于被我趕走了,我們母女兩個可以安靜地說會兒話了。”簡瑤吐了口濁氣,靠坐在母親碑前,一改方才的箭弩拔張神色溫柔道。

往年她來祭拜會跟母親說很久的話,今年重生,藏著秘密就更多,但想說的卻更少。

因為她不想讓母親擔心。

高祺下了公墓,等在車里的簡偉見他一臉鐵青,便知談得不順利:“難得看到你在那丫頭面前吃閉門羹!”

“你這是在幸災樂禍么,可別忘了,我是為的誰才跑這一趟!”高祺瞪了他一眼,然后上了前面的駕駛位。

“你也別忘了,你現在做這一切都是在贖罪。”簡偉亦冷下臉,要不是因為高祺,他妹妹能瞎?

“你有空說這些,不如想點實際的。”

“辦法總會有的。”簡偉摸著下巴,黑色的眸子幽光閃爍!

午后有稀薄的陽光,溫度正好。

簡瑤估摸著這個時候家里上班的該在上班,不上班的也留在醫院照顧簡玥,便想回去一趟收拾幾件衣服。

可是人剛到門口就被幾個黑衣人給架住。

為首的正是宮尚的手下阿勇:“簡小姐,麻煩你跟我們走一趟。”

“你們又想干什么?”

“少爺有請。”

“他請**嘛?”

簡瑤再問,就沒聲音了。

不過比起上次,這回有進步,好歹給過她回應。

到了宮家堡,雖然已見識過它的莊嚴恢弘,此刻再睹其顏,仍被它磅礴氣勢深深震憾。

普天之下,這大概是她見過最壕的宅子了。

“簡小姐,少爺在林子里已恭候多時,你趕快過去吧!”阿勇將人帶到后花園便自動消失。

留下簡瑤對著這濃濃密林暗暗磨牙。

那個死宮尚,不會又想把她引進林子里,再招些稀奇古怪的家寵來考驗她的生存力吧?

“你遲到了。”宮尚看到刪刪來遲的簡瑤,一張俊臉盡是不耐。

后者撇了下嘴,人是他抓來的,又不是按約赴會,早早晚晚的,哪有什么時間限定,憑什么說她遲到。

不過,這種辯解一向獨裁的宮尚肯定不接受,簡瑤也懶得說。只道:“宮少,我們之間的賬不是算清楚了嗎?這次又是鬧哪出?”

宮尚扯唇,嘴角浮起一抹涼薄的笑意:“算清楚了?誰說的?”

“昨天的事,你難道忘了嗎?”

“沒忘,我就是因為昨天的事才請你來的。”梭角分明的下巴朝前面抬了抬,宮尚道,“大猛和小猛從昨天到現在就沒吃過東西,我懷疑你給它們下的**有問題。”

“這不可能,我下的是純**,不含其他成份。”簡瑤矢口否認。宮尚倒也不惱,“我勸你仔細給它們診斷一下再說話。”

“怎么診斷,我又不是獸醫!”

“所以……”

“所以你應該找獸醫來啊,找我不頂用!”簡瑤搖頭如波浪鼓,表示自己不行。但在宮尚不怒而威暗藏風雪外加冰雹的注視下不到三秒就果斷改了口,“要不,我試試?”

“給你一天的時間。”

“要是治不好呢?”

“治不好,你就別離開這里。要是逃跑,我隨時綁架。只不過后果不是你能承擔得起的。”

簡瑤被他的霸道震得簡直沒話說。

別人做綁匪都是偷摸的,宮尚倒好,光明正大不說,還冠冕堂皇理直氣壯地要隨時綁架。

見過囂張的,沒見過這么囂張的。

簡瑤氣道:“你這是非法拘禁,就不怕我報警?”

“你覺得警察會管我宮家的事?”

簡瑤想想也是,以宮家身后的財勢,誰會不長眼把手伸到這里來。

在惡勢力的掃射下,簡瑤很快棄械投降:“行,我給它們治,治不好我不走。”

反正她現在也沒地住,就當宮尚免費提供食宿了。

話正說著,林子外突然走進一人來。五官俊朗,眉清目秀,一身休閑盡顯貴氣。見著她嘴角一咧喊道:“二嫂……”

小說《宮少的契約寵妻》 第5章:再見宮尚 試讀結束。

熱門文章
鸟叔救援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