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頁 > 女生頻道 > 古代言情 > 彪悍女馴夫日常
《彪悍女馴夫日?!反蠼Y局免費閱讀 《彪悍女馴夫日?!纷钚抡鹿澞夸? />
        <h1>彪悍女馴夫日常<i><a href=朵妮的蘋果 著
主角:云芳云華
小說主角是云芳云華的小說叫《彪悍女馴夫日?!?,這本小說的作者是朵妮的蘋果傾心創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類型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一代彪悍女的馴夫日常。相公不聽話怎么辦,打到他聽話。...
狀態:連載中 時間:2020-01-04 11:02:03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好,大家一起動手,后天就能吃到另一種風味的蘿卜干了,而且可以一直吃,一直吃到明年哦?!?/p>

云芳的小臉因為興奮而染上了一層紅暈,連她臉上的瘤子竟然也不再讓人覺得猙獰,而是顯得那么的和諧。

這些基本的條件都具備了,云芳美中不足的嘆息了一聲,“要是在有點酸的東西調味,就更好了?!?/p>

“酸的東西?”娘一蹙眉,疑惑的說道,“那醋不就是現成的酸東西嘛,芳兒還愁這個啊?!?/p>

“呃,”云芳差點咬了自己的舌頭,剛才自己還一直在絞盡腦汁的想呢,生怕這個時代的醋還沒發明呢,沒敢貿然的問出了口來,沒想到竟然差點鬧了大笑話。

看著云芳窘迫的樣子,云華補充道,“要是芳兒嫌醋不好,咱們還有前幾月扯回來的酸梅呢,就收在小耳房的簸籮里,那東西可是酸的夠可以的了?!?/p>

MYGOD,真是太還好,簡直是完美??!

云芳小臉上的窘迫一掃而空,她用力的揮了揮手,最后說到,“大家趕緊準備吧,我也去準備秘密調味料去了!”

“哦,”云芳跑出去了兩步,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叮囑道,“你們吧東西準備好了,送來東邊的耳房,可不準偷看我準備秘密調料哦?!?/p>

“去吧,去吧?!蹦锎葠鄣膿]了揮手,看著興奮不已的芳兒,笑容滿面的說,“我們保準不偷看,我們大家伙只希望忙活大半夜,能在幾天后吃上美味的蘿卜干就好?!?/p>

云芳成功的挑起了大家的好奇心,也調動了大家的積極性,按照她的指派都紛紛忙碌了起來。

云芳一個人悄悄的躲入了耳房里,撥亮了油燈,找出了姐姐說的酸梅,細致的洗干凈了。

然后又洗干凈了一個小木桶,掂量著蘿卜的重量,把白天熬制出來的鹽取了三分之一放入了木桶了,又抓了一把白糖,取過了醋也倒入了小木桶里,又取了白天備用著的涼白開水倒進去,搬起小木桶使勁的搖晃了半天,直到里面的水、醋、鹽和糖基本上融合在了一起,她才取過了洗好的酸梅丟了進去。

做好了這一切,云芳的任務就是基本告成了。

云芳之后,首先完成任務的是藍慶生,他仔細的把墻根的那個半大的醋瓷缸洗涮了個里外干凈,拎著送到了耳房里,笑呵呵的說道,“芳兒啊,你讓爹做的事情,爹可以做好了啊,你這個小丫頭可不能食言哪?!?/p>

“您就放心吧,不過要是想早點吃到好吃的,爹可以去幫哥哥和娘他們的忙哦?!痹品家彩且桓毙ξ念B童模樣。

“爹知道了,你是怕爹在這里學了你的秘方去吧,爹這就走!”藍慶生憋住了慈愛的小,佯裝生氣的搖了搖頭,背著手離開了小耳房。

這時候,姐姐已經燒好了開水,為了能讓熱開水冷的快一些,云華用瓢巴熱水舀入了木桶里,又和爹一起把木桶抬著熱水送到了耳房,又導入了爹已經洗好的半人高的粗瓷缸里。

本來就是數九寒天的冷天氣了,滾燙的熱水經過了這么幾道工序的折騰,熱氣已經快要耗沒了,變成了稍稍燙手的溫開水。

云芳用小勺子舀出了一點試了試水溫,然后把自己調好的主料到了進去,用勺子攪拌了一番,在次取出了一點來送入嘴里細細的品了一番,酸甜可口,就是它了。

云華一直默不做聲的看著自家的小妹忙活,直至看到她一副陶醉滿意的神情,終于忍不住的問道,“這樣就算可以了?”

“不行?!痹品急犻_了眼睛,嚴肅的搖了搖頭,突然俏皮的一吐小舌頭,補充說道,“因為咱們還沒放蘿卜呢,怎么就能算行了呢?”

“你,……”云華苦笑不得的說不出話來,隨手接過了云芳遞過來的勺子,也舀了一小勺調配好的溫水,送入嘴里細細品味了起來。

“這,這,這里面,……”云華細細的品味著,斟酌的說道,“這水里除了酸和甜之外,還有咸味,難道你,……”

云華的話還沒有說完,門外就傳來了娘的說話聲,是她已經做好了最后一道工序,把切好的蘿卜條送來了。

云芳趕緊沖著姐姐眨了眨眼,搖晃著她的胳膊,略帶著一點央求的口吻說到,“你先別管里面放了什么東西啦,過兩天就可以吃成品了,如果覺得好吃,咱們再說,好不好?”

“好,我依你?!痹迫A點了點頭,把沒有說完的話咽了回去。

只要小妹能一直這么開開心心的,就是把過年時候做紅燒肉的鹽用來做蘿卜吃,她也是支持的,相信爹娘和哥哥也都不會反對的,還能有什么比讓小妹想通了這件事更能讓一家人高興的呢。

娘端著一大簸箕蘿卜條進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小姐妹兩個各有所思的神色,她彎腰放下了簸箕,奇怪的說道,“華兒、芳兒你們姐倆個這是唱的哪一出戲文???說來給娘聽聽?!?/p>

不等云華開口,云芳就搶著說到,“娘,我和姐姐正等著你的蘿卜條呢,你這就進來了,好巧啊,咱們這就開始吧?!?/p>

“開始?開始什么???”娘輕輕的一揚眉,“我還沒有嘗嘗你們搗鼓的這些料水呢?!?/p>

云華不動生色的把舀水的勺子放在了身后的灶臺上,笑著說道,“娘,反正也就是家里這些東西,就盡著她折騰去吧,還能弄出什么花樣來啊?!?/p>

聽了云華的話,娘也是若有所思,然后笑了,“華兒說的對,既然咱們今天都聽芳兒指揮,就是她當家作主,我就不多嘴了,她說讓做什么啊,娘就給她做什么?!?/p>

云芳懸著的一顆心總算放到了肚子里。若是娘和姐姐真要準備起來,她是不會瞞著她們的,不過她總想著燈蘿卜條腌成功了,再一起給她們驚喜,不想現在就說出熬鹽的事情呢。

云芳輕輕的出了一口氣,探身取過了蘿卜條,輕輕的放在了粗瓷缸里,娘和姐姐也默契沒有再多說什么,學著云芳的樣子,把切好的蘿卜條一一放入了粗瓷剛里。

一大簸箕蘿卜條全部放完,半人高的粗瓷缸也裝了有一大半了,白生生的蘿卜放在有些黃亮的冷水里,顯的很是喜人。

大功告成,云芳提著的那口氣也為之一松,一個大大的哈欠就打了出來。

娘慈愛的摸了摸她的頭,“好了,事情都做好了,快點去睡吧,明天周家丫頭過禮送嫁妝,還有熱鬧看呢?!?/p>

看熱鬧么?在現代社會的藍丹溪是很喜歡看的,可是現在她是藍家的丑女云芳,一提起這個詞,她首先想到的是那些調皮的小孩子,以及他們狠狠的砸下來的那些土坷垃和小石塊。

云芳這邊一遲疑,娘也立即發現自己說走了嘴,趕緊補充的說道,“到時候他們家抬嫁妝的從咱家門口路過,咱們不用出門,在自家的院子里,就能看到呢,你們可要記得早起哦?!?/p>

娘的這番看似有些多余的解釋,讓云芳心頭一動,她既然像盯著這幅面容在這里活下去,總躲在家里是不成,雖然孩童頑劣,她也必須要面對!只有過了這一關,她才能真正的在這里生活下去。

主意拿定,云芳做出了一副高興的模樣,“娘,我知道了,現在就去睡去,肯定不會錯過了明天的熱鬧的?!?/p>

說著話,云芳轉身,蹦蹦跳跳的出了小耳房。

看著云芳消失的背影,娘強撐出來的笑容一點點的消失了,心疼的嘆息了一聲,“哎,芳兒這孩子都十二歲,這以后,以后……”

話沒有說完,娘就哽咽著說不下去了,她撩起了衣襟揩了揩眼角,對著大女兒囑咐道,“明天,要是芳兒執意要出去,你,你可要護好了她別讓那些淘氣的孩子們欺負了啊?!?/p>

“嗯,”云華重重的點了點頭,“娘你放心,明天該怎么給周家幫忙的盡管去忙,我會護著芳兒的?!?/p>

“哎,多虧有你這個當姐的。咱們,咱們能護得了她多久就護她多久吧?!蹦镄牢康狞c了點頭,囑咐道,“你也快去睡吧,時候不早了?!?/p>

“娘,我會的。你也趕緊去睡吧?!痹迫A懂事的勸慰著。

“睡去,睡去,明天得給老周家幫忙去呢,這一次人家看中咱們家,正式結親那天還讓你去給送親呢,我明天得好好的給人家上上心?!蹦镆泊蛄藗€哈欠,隨意的說道。

“娘,”云華欲言又止,想了一下還是說道,“其實,我不大想去送親呢,也是能吃一桌席面,也沒什么好的,還不如在家自在呢?!?/p>

“傻孩子,這不是什么吃席面不吃席面的事,”娘嗔怪的說道,“你到了這個年歲,該做些大人們做的事情了,周家請了你,也是給咱們一家面子呢,可不能隨便的推了?!?/p>

“哦,我聽娘的?!痹迫A悶悶的應了一聲。

母女二人說著說,吹熄了油燈,掩上了木門,一前一后的出了小耳房。

藍家一家子忙碌了小半夜,一個個的都累了。

尤其是云芳因為用苦澀的井水熬制出了鹽巴,又一鼓作氣的腌制了蘿卜干,這一天之后緊張、**還有興奮一直伴隨著她?,F在,一切也算是塵埃落地,她的精神一放松,剛一鉆入溫暖的被窩就沉沉的睡了過去。

第二天,云芳還是在嘰嘰喳喳的清脆鳥鳴聲醒來的。

同樣的,愜意著醒來的云芳發現誰在身旁的姐姐不見了。不過,因為有了昨天的教訓,云芳今天并沒有著急上火,而是有條不紊的穿妥了衣裳,把被褥疊放整齊了,這才不慌不忙的溜下了炕。

云芳挑起棉門簾子出了里屋,果然看到姐姐正在灶膛里燒火呢,高粱稈縫制的圓鍋蓋上騰騰的冒著熱氣,一股子玉米的清香隨著熱氣若有若無的冒了出來。不用問,云芳也猜到了姐姐鍋里做的還是玉米粒子飯。

把目光逡巡了一圈,云芳卻只看到了姐姐,爹、娘還有哥哥都不見了,這讓她感覺到有點奇怪,這一大清早的,他們都忙什么去了呢。

正在燒火的云華一抬頭正好看到了云芳皺著眉頭四處找呢,她‘噗哧’一樂,“別找了,爹娘和哥哥他們都去周家幫忙去了,昨天不是告訴過你了么,他們家的姑娘今天送嫁妝?!?/p>

“哦,”云芳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說實在話她對于這個時代里嫁娶的規矩知之甚少,為了周家送嫁妝,一村子的人都要去幫忙呢?

看著妹妹的神情,云華暗自嘆息了一聲,對于自家妹妹這些年來幾乎是與世隔絕的生活深感無奈和惋惜,還有心疼與為她將來擔心。

輕輕的吐了口氣,云華用盡量輕松的口氣解釋道,“周家要嫁姑娘,準備了被褥、家具、碗筷啊什么的各種用品,這戲要抬著送到對方家里去,這樣的喜事,當然是要全村的人都去幫忙的。等將來,……”

云華本想說等將來她們姐妹出嫁的時候也會是這樣的,可是一想到昨夜大伯欺上門來說的那些話,她的心一陣抽痛,懨懨的住了嘴。

云芳知道自家姐姐失落的原因,她故意拖著長長的尾音,大聲的‘哦’了一聲,帶著一份孩子氣豪邁的說到,“我明白了。姐姐啊,將來你的嫁妝呢,妹妹要親自給你一份份的整理好?!?/p>

“將來,將來的事情將來再說吧?!痹迫A勉強的露出了笑容,敷衍著轉了話題,“飯已經做好了,咱們準備吃飯吧?!?/p>

“等等!”云芳卻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一邊飛快的出了門,嘴里嚷嚷著,“我去取些東西來?!?/p>

云芳小跑著跑進了耳房里,直接跑到了昨天腌蘿卜干的粗瓷缸前。只見原本白生生、脆嫩嫩的蘿卜干微微泛出了一點點的暗紅色,而黃亮的料水也在微微的冒著氣泡。

云芳取過了一根干凈的竹筷子,小心的夾出了一根蘿卜干,迫不及待的送入了嘴里。

酸中帶著一絲絲的甜,嗯,就是這個味道!雖然因為才腌了一個晚上,還沒到最佳的食用時候呢,但是那種酸甜咸可口的味道已經初具雛形了。

云芳按捺下心頭的狂喜,回身取過了一個小瓷碗,用竹筷子挑了小半碗的蘿卜條,小心翼翼的捧了,轉身出了小耳房。

云華已經收拾好了灶膛的火,又盛了兩碗玉米粒子飯,一抬頭就看到妹妹像是碰著什么易碎的寶貝一樣捧著個小瓷碗進來了。

“怎么,找到什么寶貝了?”云華好笑的問道,“難道是昨天做的蘿卜干,今天就能吃了?!?/p>

“恭喜你,你猜對了!”云芳綻放了一個大大的笑臉,獻寶一樣的把小瓷碗李的蘿卜條捧到了姐姐的面前。

“真的???”云華也一下子好奇了起來,驚喜的說,“快點讓我嘗嘗?!?/p>

“小妹遵命!”云芳把手里的小瓷碗舉的更高了些,直接送到了姐姐的鼻子底下。

云華忙不迭的回手取過了干凈的竹筷子,小心翼翼的夾起了一個小蘿卜條,就像夾著一塊肉一樣的送進了自己的嘴里。

云芳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姐姐臉上的神情,直到看到她臉上慢慢的綻放出了一個大大的驚嘆的笑容來,提著的心才放回了肚子里。

“好吃,好吃!酸酸甜甜,又脆生生的真好吃,比直接煮著吃客好吃多了?!痹迫A說著話,又情不自禁的夾了一根蘿卜條,送入了嘴里。

意猶未盡的連著吃了三根,云華不好意思的放下了筷子,“呃,那個,這么好吃的東西,咱們應該留著,等一家人都到齊了再吃?!?/p>

“米關系的,”云芳心情大好,她大度的擺了擺手,“這東西只要你們喜歡,想吃多少就做多少好了,咱們先吃著,那邊還有很多呢,爹娘和哥哥回來了,還足夠他們吃的呢?!?/p>

回味著美味的蘿卜條,又看著如此興奮的妹妹,云華到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小妹剛剛懂事就遇上了那場災難,她過了近十年幾乎是與世隔絕的生活,不知道鹽巴多么的難得,所以才有了這么豪放的說辭。

只不過,她現在好不容易肯說話,肯下炕了,還是暫時不要打擊了她的性子,以后再慢慢的和她說鹽巴的事情吧。

云華勸服了自己,臉上重新又浮現了笑容,隨著云芳的話說到,“好,今天就聽你的,咱們兩個就先嘗個鮮了?!?/p>

“嘿嘿,好,吃飯嘍,吃飯嘍?!?/p>

“吃飯,吃飯?!?/p>

云華和云芳姐妹二人上一妥當了,一起高高興興的嘗鮮吃飯??墒钦谥芗規兔Φ拇笊侥镄念^正步痛快著呢。

全村子的人一大清早的去給周家幫忙,他們家也會準備好玉米粒子的早飯招呼大家一起吃。

可是,偏偏冤家路窄,大山娘竟然和藍慶計的老婆,也就是金鋒娘趕在了同一個桌子上。

一想起昨天藍老大堵在自家門口指著自己一家老小的吆五喝六,大山娘心里就不痛快,越看自己的妯娌就越不順眼。

金鋒娘心頭也藏著事呢,托了花婆子去給兒子提親,她可是親口允諾了說自家兒子金鋒是有兩處宅子的呢,偏偏是老二一家子死相,看不明自家那一家子殘廢,還妄想著招贅個便宜女婿來搶金鋒的房子呢。

金鋒娘旁邊坐著是秋嫂子,是個最喜歡挑撥是非看熱鬧的主,她眼湊著金鋒娘的神色,輕輕的用肘子肘了一下,湊在她耳邊問到,“怎么?還在為你們老二那一家子著急上火哪?”

“哼,可不是嘛,”金鋒娘氣呼呼的哼了一聲,但還是有所顧忌的放低了聲音,“那一家子缺心眼子的,胳膊肘往外拐,都忘了是姓藍的了。大的不像大的,小的不像小的,被那個克死爹娘的小雜種給灌了迷魂湯了?!?/p>

“這是真的?!你,你這當親大娘的不會是瞎猜忌人家姑娘吧?”秋嫂子夸張的大聲喊了起來,當她悄悄的用眼梢看到大家的目光都投了過來的時候,才好像想起了什么一樣,盯著大山娘的方向膽怯的捂住了嘴巴。

秋嫂子這么一嗓子喊出去,大山娘立即就警覺了,她放下了手里的飯碗,目光刀子一樣的瞅了過來。

金鋒娘原本還有些心虛的,但是一對上大山娘那噴火的目光,立即壯膽似的挺了挺脊背,大聲地說,“我,我可不是瞎說的。是哪說媒的花婆子聽她們家丑丫頭親口說的,信誓旦旦的說她姐一定會嫁給那個小石頭,要不是那個人早就有了些什么了,她哪能說的那么斬釘截鐵的?大家說,是不是???”

金鋒娘一邊說,一邊把詢問的目光一一的掃了過去。

在場的都是和一個村子里住著的,平日里都是抬頭不見低頭見的,誰也不肯像惹事精秋嫂子一樣瞎摻和,她們在金鋒娘詢問的目光下躲躲閃閃的側過了頭去,去偷偷的把目光瞥向了這件事情的另一個主人公——大山娘。

大山娘‘騰’的一下子就站了起來,她單手叉了腰,右手遙遙的指著自家的妯娌,大聲地喝道,“你說的這叫人話嘛,???!大家伙給評評理,他們家托花婆子說媒,為了給自己臉上貼金,把我們家的房子都惦記上了,為了這個還不惜誣蔑自己的親侄女!”

“我就是看小石頭那孩子勤快、懂事、本分、老實的,打算把姑娘嫁給他,又惹了你們什么了?早幾年小石頭那孩子吃百家飯長大的,這幾年他長成了,誰家的忙不去幫???在場的,有誰沒有讓這孩子幫過忙?現在有人這么糟塌這苦命的孩子,也就沒有人肯出來說出公道話嗎?”

大山娘這么義正言辭的一番話,大家都不自覺的低下了頭去,而那個惹事精秋嫂子卻不知道何時已經悄無聲息的溜出去了,不見人影。

眼看著藍家這兩妯娌就要動手了,主事的周家媳婦卻在始作俑者秋嫂子的拉扯下進來來。那秋嫂子一邊走,還一邊說,“我說周嬸子啊,你快點吧,你們家姑娘這大喜的日子里,藍家的那兩妯娌竟然撕破臉,馬上就打起來了?!?/p>

“秋家的,你胡說什么???”金鋒娘愣了一下之后,立即放棄了和大山娘對峙,扭過頭去不高興的問道。

說著話,金鋒娘起身迎上了主人家,解釋道,“她周嬸子啊,你別聽秋家的亂說,咱們一處住了這么些年了,誰還不知道誰的脾氣稟性啊,她的話十句里能有九句半是胡扯的?!?/p>

周家今天辦的是喜事,自然是喜歡息事寧人的,聽到金鋒娘這么說,她趕緊換上了笑臉,笑著說道,“我就說嘛,大家都是一起這么些年的了,你們藍家妯娌也都是明理的人,怎么會在這樣的日子里給我添堵啊?!?/p>

金鋒娘扭頭狠狠的剜了一眼秋嫂子,用健碩的身子一頂,把她擠到了一邊去,她自己則趁機親熱的挽了周家媳婦的手臂,“就是啊,就是啊。雖說我們家老二媳婦也倔了些,她也不會故意來給你添堵的?!?/p>

周家媳婦悄悄的瞥了一眼已經做回去了大山娘,放低了聲音問道,“藍家大娘啊,你能給我透格實底不?你們藍家老二家的大姑娘云華,她,她,她真的和那個小石頭,……”

周家媳婦的話沒有說完,但是該表達的意思卻是完全表達清楚了。自家女兒就嫁給了鄰村,這邊村里有什么閑話,不出三天就會傳過去,若是到時候送親的隊伍里有一個被人指指點點的未出閣的姑娘,那自家姑娘臉上不好看,連帶著親家也面上無光,好好的一樁喜事就全給敗壞了啊。

金鋒娘自然明白周家媳婦這話里話外的意思,她幽瞥了一眼不遠處臉色難看的大山娘,裝作為難的說道,“這事,這事,你讓我怎么說啊,畢竟我們都是姓藍的,那云華好歹也叫我一聲大娘的,我,我,我總不能……”

“藍大嫂子啊,謝謝你,我也不為難你了,我知道了?!敝芗蚁眿D感激的拍了拍金鋒娘的手臂,“我外頭還有很多事要照應著呢,這里就拜托藍大嫂子給照看一下了啊?!?/p>

說著話,周家媳婦對著屋子里的眾人大聲地寒暄到,“謝謝大家今天來幫忙了,大家吃,慢慢吃,不夠還有呢?!?/p>

交待了場面話,周家媳婦又忙不迭的走了出去,外面那么多大大小小的事情,她還得仔細的去親自照看著呢。

主人周家媳婦走了,一場風波看似平息了下去,可是大山娘卻明顯的感覺到周圍的氣氛有些不一樣的,她吃飯的間隙,不經意的抬頭的時候,總能一兩道探究的目光,而那些相互咬著耳朵的人再對上她的目光的時候,也總是有種不大自然的假笑,卻什么也不肯和她說。

自小就生長在這片環境里的大山娘自然能猜到那些人都在想些什么,在這種相對封閉的小山村,還能有男女間的私情更能引起大家的興致呢?

唉!大山娘無聲的嘆息了一聲,可憐的華兒啊,眼瞅著就要背上這么一個不明不白的黑鍋了,偏偏這事還解釋不得,你越是多說,謠言傳得就越快,反過來你的黑鍋就越重。

大山娘心疼這懂事的華兒,禁不住挺了挺脊梁,她知道這里就是有再多的人悄悄議論他們一家,她也不能放棄的起身就走,若是她圖一時心靜的走了,可憐的華兒這個黑鍋就徹底的背定了!

大山娘如芒在背的硬著頭皮吃完了這頓飯,又強撐著笑臉和大家一起忙活了起來。

突然間,院子里忙活的大山娘一轉身,正看到秋嫂子和村子里最是調皮搗蛋的孩子王小福頭說著什么,莫了還從口袋里掏出了幾顆糖果塞到了小福頭的手心里。

大山娘眼皮一跳,有了一種不祥的預感。自從去年,善良的云華發現這個秋嫂子虐待她家的小叔子,出面說了她幾句之后,她就恨上了云華,恨上了他滿藍家,總想找個機會敗壞他們一番。今天,有了藍老大媳婦的幫助,她總算是找到時機了。

雖然已經猜到了可惡的秋嫂子做了什么,大山娘看著周圍時不時飄來的探詢的目光,她還是忍下了立即回家的沖動,這里是她的戰場,為了自己的孩子們,她必須要堅持撐下去。

大山娘帶著略微苦澀的笑臉在周家強撐著,而她家小院內,云芳和云華姐妹倆人確實就著酸甜酸爽脆的蘿卜干吃了美美的一頓早餐。

放下來手里的飯碗,云芳瞅了瞅已經升起了老高的太陽,說道,“姐,這周家的嫁妝也快準備好了吧,咱們快去等著吧?!?/p>

云華也饗足的放下了碗筷,側耳凝神聽了一會兒,說道,“聽著外面的動靜也該差不多了,咱們現在就去門口等著去吧,別錯過了?!?/p>

“好?!痹品几吲d的從炕上溜了下來,一挑門簾子,一溜小跑的沖除了里屋,沖著大門跑了過去。

“慢點跑,小心摔了?!痹迫A帶著寵溺的笑容,一邊大聲的叮囑著,一邊也跟著她一起跑了出來。

“我知道了?!痹品家呀浥艿搅舜箝T邊上,她一邊大聲地回應著姐姐,一邊雙手用力拉開了自家的大門。

云芳興沖沖的開了門,卻把正在他們家門口徘徊的一個八、九歲的小孩子嚇了一跳,見到云芳出來,他那張臟兮兮的小臉上一擠,腳步不由自主的就推后了一步。

這個臟兮兮的小孩子是誰?云芳搜索了一遍自己的記憶,只有一個模糊的印象,卻不能確定是誰,忍不住回頭把詢問的目光投向了姐姐云華。

云華卻和這個孩子熟捻的很,她和善的沖著那孩子招了招手,“來,小柱子,到華姐姐這里來,你嫂子又沒給你吃早飯吧?”

那個被叫做小柱子的孩子偷偷的用眼梢掃了眼‘恐怖’的爛丑女,但看她雖然長的丑,卻沒有明顯的表示要對他不利。終于,對于丑女的恐怖被華姐姐溫暖的笑容戰勝了,他小心翼翼的蹭了過來。

“華姐姐,我餓。嫂子,嫂子她一大清早就去了周家,家里,家里什么吃的都沒有了?!迸K兮兮的小柱子可憐巴巴的說道。

云華笑著蹲下了身子,伸手為他整理著破舊的小棉衣,憐惜的對小柱子說道,“不怕,姐姐家里還有玉米飯,我這就……”

話沒有說話,云華突然改變了主意,扭頭對妹妹說到,“芳兒,你回屋去給小柱子拿些吃的來,這天寒地凍的,早上不吃飽肚子,可怎么抗過去這大冷的天啊?!?/p>

云華一邊說一邊沖著妹妹使了一個眼色,云芳立即明白了姐姐的意思。

這個臟兮兮的小柱子雖然不敢和她親近,最起碼沒有排斥她,這是一個好的開端啊。姐姐想到了這一點,才吩咐了自己去拿吃食的。

“好的,你們等著,我很快就回來?!痹品家贿呎f著,一邊飛快的轉回了屋子里,沒有看到小柱子眼神里的那抹糾結的復雜。

今天早上就是姐妹二人吃飯,云華做的玉米粒飯不少,雖然因為酸甜爽脆的蘿卜干的緣故兩人都多吃了半碗,但蒸屜上還剩的有不少呢。

云芳手腳麻利的盛了大半碗的玉米粒子飯,又拐進了小耳房里挑了十來根蘿卜條放在上面,這才抄起竹筷子又向著大門口跑去。

八九歲的孩子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小柱子早就餓的不行了,這才來華姐姐的門前想碰碰運氣的,云芳端著碗還沒走到他跟前呢,飯香就先讓他不自覺的吞了一大口的口水。

可是,當他一抬眼看到端飯的丑女之后,又嚇得瑟縮了一下,小柱子的細小動作都落在了云華的嚴重,她輕輕的皺了下眉頭,還是善解人意的回身招呼道,“芳兒,給我吧,這個小柱子啊和你補熟,還認生呢?!?/p>

云芳明白事情不能一蹴而就,她毫不在意的一伸手,把粗瓷碗遞到了姐姐的手里。

云華看到玉米粒飯上放著的那十來根蘿卜條,心中有些不舍的,但是妹妹既然已經拿出來了,她也不好再說什么了。

輕輕的把瓷碗放到了小柱子臟兮兮的還帶著凍瘡的小手里,云華笑著說道,“快點吃吧?!?/p>

“謝謝華姐姐,謝謝……”小柱子接過了瓷碗,真心的道謝,可是當他把眼神偷偷的瞥向云芳的時候,卻不知道該如何稱呼她了。

“瞧你這孩子,嘴巴真甜?!痹迫A替小柱子理了理亂蓬蓬的頭發,也適時的接過了他的話茬,“那是你芳姐姐啊,你看著飯上面的蘿卜干也是芳姐姐特意拿給你的呢,快點吃吧?!?/p>

“哦,”小柱子答應著,蚊子哼哼一般的說道,“也謝,謝謝芳姐姐?!?/p>

說完這些話,小柱子終于把頭埋進了還冒著熱氣的飯碗里,狼吞虎咽的吃了起來。

三下五除二的把光了碗里的飯,還有有完全咽下去呢,小柱子就含混的大聲喊了起來,“好吃,好吃,真好吃!”

“別著急,吃完再說?!痹迫A替小柱子拍了拍脊背,笑吟吟的勸到。

“嗯,”小柱子一抻脖子,咽下了最后一口外,口齒終于清晰了起來,“華姐姐,那些真的士蘿卜么?我怎么從來沒有吃過這么好吃的蘿卜啊?!?/p>

“你當然沒有吃過啊,”云華抬手,親昵的刮了一下小柱子鼻子,得意的說到,“這可是你芳兒姐姐獨創的哦,別處可吃不到的?!?/p>

“那,那,……”小柱子吸了吸鼻子,不自覺的又吞咽了一大口口水,在香噴噴的美食誘惑下,他終于把垂涎的目光投向了一旁的云芳,仿佛她也和云華姐姐一樣親切,就連她臉上的瘤子也不像原來看起來那樣猙獰恐怖,而是透著一股子親切哪。

幾根廉價的蘿卜條就能讓一個孩子這樣,云芳輕輕的打了抖,豪氣揮了揮,承諾到,“以后,只要你再來我們家吃飯,我就還讓你吃這種蘿卜干?!?/p>

“太,太好了,”小柱子伸出舌頭添了添嘴唇,順暢的說道,“芳姐姐,要是還能吃上這么好吃的蘿卜,我天天管你叫姐?!?/p>

小孩子的心靈真是純凈啊,只要你真心對他好,他也會用真心回報你的。云芳輕輕的感慨了一句,只是這么幾根廉價的蘿卜干就讓小柱子克服了對她的恐懼,生出了幾分依戀來,這讓云芳對自己今后的路更加充滿了信心。

云芳在在遐思,突然頭上一疼,一個土坷垃砸了下來,緊跟著周圍就響起一群孩子厭惡的大喊聲,

“打,打這個爛丑女?!?/p>

“打,讓她還敢出來嚇唬人?!?/p>

“打,打,使勁的打!”

……

隨著小孩子們的喊打聲,密集的土坷垃、小石塊也一起向著云芳的頭上、身上一起飛了過來。

云華原本還很欣慰的看著妹妹和小柱子之間友好了起來,冷不防的舊冒出了這么一群壞孩子,她‘噌’的一下子站起了身來,兩步跨了過來,張開了雙臂護在了妹妹的身前。

“住手,住手,你們這群孩子,我們在自己的門口,又惹了你們什么?”云華急的額頭上的青筋都暴了起來,大聲的說道。

“哼,你妹妹是個討厭的爛丑女,你也不是什么好東西,”領頭的孩子王笑福頭小大人一樣的叉著腰,昂頭對著云華大聲的說道,“你,你就是個爛破鞋,沒人要的爛破鞋!”

“對,打這個爛破鞋?!?/p>

“一起打,一起打!”

……

云華的身子抖了抖,氣的說不出話來了,或許說這些話的孩子們還不知道爛破鞋的具體含義,可是已經到了嫁娶年級的云華卻清楚的知道,這個稱呼一擔灌到了自己的頭上,那將是自己一輩子的災難,永遠也洗刷不去的恥辱!

看著姐姐搖搖欲墜的身子,云芳勇敢的上前一步,把姐姐護在了自己身后,瞪大了俄眼睛,厲聲喝道,“說,誰教給你們的這些話?!”

平日里瑟縮的丑女竟然也敢這么說話,那群欺負她欺負慣的壞孩子們一下子被嚇住了,一個個的舉著手里的小石子不敢再投過來了。

小說《彪悍女馴夫日?!?第五章 試讀結束。

    1. 豪門世家小說

      巨推文學網豪門世家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豪門世家小說大全,打造豪門世家小說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進行豪門世家小說免費閱讀??春篱T世家小說,就上巨推文學網。

    1. 穿越種田小說

      巨推文學網穿越種田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穿越種田小說大全,打造穿越種田小說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進行穿越種田小說免費閱讀??创┰椒N田小說,就上巨推文學網。

    1. 職場對決小說

      巨推文學網職場對決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職場對決小說大全,打造職場對決小說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進行職場對決小說免費閱讀??绰殘鰧Q小說,就上巨推文學網。

    1. 重生小說

      巨推文學網重生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重生小說大全,打造重生小說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進行重生小說免費閱讀??粗厣≌f,就上巨推文學網。

    最新小說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鸟叔救援彩金 正宗河北麻将下载 在安徽阜阳临泉农村养什么赚钱呢 河南22选5开奖查询 上海快3开奖号 河北十一选五遗漏tp10 三国游戏打麻将 河北20选5 2019够力七星彩安装 江西多乐彩开奖公告 七乐彩胆拖投注价格表 80彩票安卓 四川快乐12 3分pk10技巧计划 经典资料三期内必出长跟稳赚 广东11选5基本 全民麻将官方版